1)【大结局中】银簪_太情切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  婉妍走了。

  就像净释伽阑一样,她两魄俱散,从此魂归天地,再无转生。

  当婉妍的体魄完全散尽时,一片羽毛孤零零飘着,落在了地上。

  凤凪扶把它捡起来那一刻,愣了一下,手肉眼可见地越来越抖,五官越来越扭曲。

  所有的痛苦汇聚一点迸发,凤凪扶突然放声大笑。

  他笑得前仰后合,甚至难以自控到一头扎在了地上。

  这时看不到凤凪扶的表情,只知道他的肩头战栗着。

  这一笑,笑完了凤凪扶一生的疯。

  他手里握着的,是一根羽毛。或者说,它其实是一根簪子。

  在凤之一族的顶翎鲜亮有光泽的时候,硬度甚至超过金银。

  只是现在,这根羽毛已经完全暗淡,就像是炼化的黄金一般,再没了坚硬的质地,拿在手里仿佛一片枯叶,轻飘飘又死气沉沉。

  在它的表面,是斑斑驳驳或脱落、或残余的一层银箔,像是弃屋掉漆的红柱。

  在银箔之下,凤凪扶已经无法辨别出它原本的颜色,但他认得出羽毛的尾部呈现出来的形状,是一只不算精致的白泽神兽。

  婉妍一直将它保存在自己的心俞穴中,直到她的体魄散尽后,羽毛才掉了出来。

  凤凪扶想起来了,当初他还以蓝玉的身份陪在婉妍身边,和她一起南下蜀州查案时,在锦官城的簪花大会上,婉妍把自己的花送给容谨,而净释伽阑送了婉妍一根银簪子。

  当时,净释伽阑随手把一根不算精致的银簪子扔给婉妍,凤凪扶也没多想。

  谁能想到,他轻易随手扔给婉妍的,居然是无上圣尊的顶翎。

  一时间,许多事情都明了了。

  为什么从那一夜之后,婉妍就不再说话。

  凤凪扶以为婉妍是气自己强要了她,其实,她的所有情绪都和他毫无关系。

  净释伽阑死了,他的顶翎也枯败了。

  婉妍应当就是在他们的大婚之夜,发现了簪子的秘密,知道净释伽阑的体魄真的散了,已经没有可能再救回来了。

  但即便如此,她还是以活灵闯冥府,想要求证净释伽阑的魂魄是不是还在。

  结果是她在冥府也没感知到净释伽阑的气息。

  净释伽阑,他是婉妍从鬼蜮脱身,受紫薇天火焚烧整整七日之后,残存下的唯一记忆。

  他是除却爱与恨,婉妍依然铭记的人。

  婉妍空白的灵魂全靠仅存的对净释伽阑的记忆,支撑着她走下去,

  他死了,婉妍的记忆空了,心也死了。

  所以,她不是不愿意说话,而是已经不知道说什么了。

  应该就是在那个时候吧,婉妍知道自己已经救不回净释伽阑,所以决定用自己的命去换他曾经最珍重的苍生。

  净释伽阑魂魄都散了,婉妍却还是怕人间瘟疫横行、生灵涂炭,他死而难安。

  凤凪扶大笑,身子一点一点无力地垂下,最后完全趴在了地上。

  在他的四周

  请收藏:https://m.syyh.cc

(温馨提示:请关闭畅读或阅读模式,否则内容无法正常显示)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